自娱自乐,爱看不看
只写自己喜欢的,圈地自萌不混圈

「俯仰兮千山層雲低」

所有文章严禁转载。

【锤基】天生爱神

酥山:

*洛基偷来了爱神弗丽嘉的项链,而布伦·希尔德和他打了个赌 



“我们不如来赌这个:你得在明晚九点之前让索尔吻你。但首先,你不能采取主动,”布伦·希尔德*说,“我们要坚决杜绝任何色诱的尝试。”


“这也太不公平了,”洛基说,“你在侮辱爱神。”


“你算什么爱神?你只是临时的,”布伦翻了个白眼,“这样不是更刺激吗?让我再想想——对了,你不能给他任何关于表白的暗示。因为重点是要让他主动向你表白——这个结果不应该是在威逼利诱下的产物。”


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

“如果你失败了,这条项链就归我了。你...

如何成为一个写手

一颗柠檬多少坑:

蹈海:





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《如何成为一个作家》,好的归她,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。














有一天,你开始写东西。



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,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,这些书良莠不齐,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。你开始写。在这段时间里,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,你可能会被嘲笑、贬低、指出错误,你气的发抖,并且发誓再也不写,你决定去学习,...

[魔法使之夜][青橙骨科]仙人骨

短篇已完结。

新年贺文,你月同人,苍崎姐妹,我流青橙。私设多,百合。


2017年12月27日。

青子被冷风追着脚跟,逃进现代魔术科教学楼的大门。魔法使也挡不住伦敦雨里结冰的阴笃天,裹件风衣站在暖气充裕的大厅里,满脑子还是痛揍一顿埃欧罗斯(1)解恨。

前台的助教说埃尔梅洛二世还在给一年级讲课,她在大厅里随便挑个位置坐下,心里嘟囔这男人圣诞节假期都不休息,真是为了学生春蚕吐丝蜡炬成灰。诺利吉的教学楼正如其名,不像魔术师的摇篮,更像一幢爬满常青藤的普通大学教学楼。魔法使窝在大厅角落里划弄IPAD,也难以引来行色匆匆的学生注目,只是个偷得半日闲的普通女学生。

青子专注着操纵屏幕上的小鸟kill...

[随笔]Spring Goes Out

去年随便写的,还是随便看看。


“你应该写点什么。”她说。然后我坐在陌生的书桌前,面前堆着并没有学过的课本,视线可以触及最高的地方贴着一个令人羡慕的课程表,最早的一节课在八点零五分。

“可我又能写点什么呢,”我嘟囔着废话,“生活丰富、让人艳羡的大学生。”

她已经厌烦了我的废话似的,不理我了。于是我有点烦躁的搬弄着想要了很久的mac键盘,心里只想早点回去写历史卷子。教历史课的老头每次都要么不布置作业,要布置就扔一大堆。

“那就写写我的这个春天吧。”我说。然后我想起自己搭在椅背上的校服秋装,不冷不热的春天我就穿这个。前几天冷的时候,我穿上了黑色的斗篷,隔壁班长得好看的男孩子路过走廊多看了...

[随笔]听桃花

随便写的,随便看看。


我是一个孤独的人。还是一只菜鸡。

走在校园里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句话。春天来了人的敏感程度是成指数程度往上涨的,走在路上都觉的每一口空气里有无数的花粉挤挤压压,堵得我胸肺和眼眶同样酸胀。

这个春天,我还是一个人去食堂,一个人去上课,一个人去图书馆,一个人被图书馆天井里滴落的雨吓一跳,一个人冒着雨回来。

春天的我特别容易发现情侣,他们像春笋一样,几场春雨过去,越他妈冒越多。男朋友和男朋友在网球课上一起打球,男朋友和女朋友红了脸微笑着一起被堵在校门外的快餐店里,女朋友和女朋友抱着时尚杂志在课上悄悄咬耳朵。图书馆更新了“禁止情侣亲昵”的标语,食堂每一个对座都被成双...

一颗柠檬多少坑:

我希望能和一个猫一样,和你并排躺在一起,蹭蹭你背上的毛,就能把我脑子里的故事传达给你。你再蹭蹭我,我就得到你的反馈了。
然而我知道不行。不但不行,这个把想法转化成文字的部分,还是最艰难和最考验拖延症的部分。
我完全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以热烈的感激之情爱着他的速记员小姐,他用口述的方式让她帮他写稿,一完稿就和她求婚了。
她一定也是那只蹭一蹭就心领神会的迷人的好猫。

注孤生的人,像我,已经开始用录音软件的语音转文字功能写东西了。


向大家推荐搜狗听写,即时转文字。躺在床上,说给手机听就可以了。

【模板】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

马下

林朵:

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?


02 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?


03 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?


04 摸摸你的良心,如果它还在的话,有没有觉得痛?


05 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?


06 这一年你写的最不满意的文是哪篇?


07 这一年你热度最高的文是哪篇?能总结一下原因吗?


08 这一年有哪些读者令你印象最深刻?


09 这一年有没有什么读者留言令你开心的原地爆炸?


10 这一年写作给你带来最快乐的...

第二张老头好帅owo

鬼师:

很久后的维林诺,大王到处走走看看:“你住这吗?”
他又摸摸望远镜。
“这个能看见你爸吗?”
领主就想发火,但是顿了顿却说
“是啊,能。”

前传http://feidelus.lofter.com/post/360590_9010bb2

© Akira. | Powered by LOFTER